历史文化名城官网怎么样

历史文化名城下载

159-3456-2110 

新闻中心
客户案例
新闻中心

中国最大盲文图书馆虚位以待视障者

发布时间:2019-06-12

    第三,崇尚学术,以学术为本位。经济所历来以做学问的好地方而著称。在历史上和现实中,经济所的旗下之所以能够积聚起那么多的优秀学者,之所以有那么多的优秀学者投身于经济所,潜心在经济所的平台上做学问,一个重要的原因就在于,经济所是以学术立所的。学术为重,不仅是经济所持续90年的核心价值理念,而且是经济所人最广泛、最坚定的共识。  第四,尊重知识,以人才为中心。

    专业精是因为目前报考在职博士的人也需要选择专业,他们需要学习的专业内容一般都是和自己的工作岗位需求有关系。同时,参加在职博士教育的人员在学习的过程中能体会到,这个学习方式注重对考生专业才能培养,课程内容设置愈加精准。在学习专业知识的过程中都是提升自己专业知识精准能力,并不是学习很广很浅层次的内容。  尽管不是每一个在职博士的人员有机会拿到博士学历,但得到比较高的博士学位机会比较大。因为目前两个不一样的在职博士学习途径都有学位证书能获取,前提就是符合申请证书的要求。

中国最大盲文图书馆虚位以待视障者

  本报讯西城南纬路太平街路东,一栋米黄色的崭新建筑里,最近总有一些视力障碍人士进进出出。 这里就是落成不久的、全国最大的盲文图书馆——中国盲文图书馆。   6日下午,家住西直门的视障人士李爽和母亲慕名前来,“搬到这里比在卢沟桥方便多了。 ”李爽一进门就感慨道。   中国盲文图书馆占地面积万平方米,内设典藏借阅区、盲人阅览区、文化研究区等。

按照视障人士的年龄、视障程度等,阅览区又分为盲文社科与文艺阅览区、有声读物阅览区等8个阅览区。

  老盲文图书馆设在卢沟桥,受场地小的限制,图书馆根本没有供人现场阅读和参与各类文化活动的场地,“借阅书籍要么邮递给盲人读者,要么由读者到图书馆借走拿回家。

”李爽回忆,由于盲文书字大,一本《天龙八部》做成盲文书共有17本,而一个盲文借书证一次最多只能借4本。

为了看得过瘾,她曾经办了两个借书证,“这样一次就能多借几本。

”  盲文书比较重厚,这里每张桌子下面专门设置了拖书盘,拖书盘大小正好与一本盲文书大小匹配。

盲人阅读时将手平放在上面摸读文字,时间长也不会很累。

每张桌子边上还有一个小凹槽,用于放置盲杖。   这里在增加阅览区的基础上,原有的借阅和邮寄服务仍保持不变。 在老盲文图书馆办的借阅证,在新馆可以继续使用。

  ■亮点  阅览区内电脑能“读书”  与一般的图书馆不同,盲文图书馆的阅览区内,每隔几个书架就会设置上网区域,每台电脑上都配有阳光语音读屏软件。   盲人可以依靠这个软件,让电脑读出屏幕上显示的文字,进而进行各种电脑操作。 盲人可以在电脑上检索图书、下载馆内的电子资源。   为便于盲人使用,这里的电脑在配有普通键盘之外,还配有盲人专用的盲文点显器。

点显器能够将计算机上的信息用盲文同步显示,便于摸读。 通过与读屏软件配合使用,能将读屏软件读出的文字通过盲文显示到点显器上,点显器上的盲文按点会自动地凸起,盲人通过触觉来感受文字。   李爽说:“过去我求人给我读书,还要看家里人心情好不好。 有了电脑的读书功能,我就能自己读书了。 ”  据了解,依靠语音软件,每分钟可以阅读130字至140字;熟练使用盲文的盲人在阅读盲文书籍时,其阅读速度与正常人用眼阅读的速度相类似。

  触摸博物馆里的“触摸世界”  第一次到盲文图书馆的李爽自然不能错过“触摸博物馆”,这里的展品都能摸。

盲人进馆都要戴上一个无障碍智能导航终端,每走到一个展品前,导览器就会自动介绍该展品,视障人士可边听边摸。   触摸博物馆里有中国地形图,有可以拆卸的火箭模型,李爽最喜欢的是其中的编钟,她还用编钟敲出了“一闪一闪亮晶晶”的曲调。 最令她激动的是第一次摸到了国徽的形状,“过去只是想象,现在终于摸到5颗星在哪里了。

”  工作人员告诉李爽,盲文图书馆除了可以看书、参观之外,还有不少培训课程和文化讲座,此前已邀请周国平等名家举行讲座,国庆之后还将邀请毕淑敏、洪绍光等作家和养生专家进行讲座。

  ■追访  “吁周边配套多考虑盲人”  李爽的母亲艾米是一个健全人,她曾是老盲文图书馆的常客,“这里的条件比过去改善太多了,工作人员都很热情,只要孩子进了图书馆的门我就不担心了。 ”  作为视障孩子的母亲,艾米现在惟一不放心的就是孩子从家到图书馆的路途。 虽说比过去跑卢沟桥近了很多,但她还是希望图书馆周边的盲道设施、红绿灯能更为盲人考虑。 这样,孩子即便没有自己陪伴,也能经常来这活动了。

  盲文图书馆有关负责人表示,目前图书馆也与有关部门合作,征集志愿者到图书馆帮助视障人士。 特别是组织一些集体文化讲座活动时,力争能有志愿者到附近的车站接送视障人士。

  另外,图书馆内部正在开发一套盲人无障碍智能导航服务系统,触摸博物馆中的导航终端就是基于这个系统工作的,视障人士只要佩戴这个装置,通过楼道、电梯等方位时都有语音提示,力争使视障人士在无人陪同的情况下,也能实现在盲文图书馆内畅通行走。

  本版采写/本报记者王佳琳摄影/本报记者韩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