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文化名城官网怎么样

历史文化名城下载

159-3456-2110 

新闻中心
客户案例
新闻中心

内阁大臣上任9天辞职 日本政坛难解“失言”梦魇

发布时间:2019-06-14

    18、水调歌头(李曾伯)  万里长淮北,青是汉时山。几年壁垒相望,高枕度春闲。不道草庐豪杰,手袖伊吾长剑,驰志在楼兰。锺鼓令秋肃,毡罽胆冰寒。

  3.因此,群主对群内信息的传播和分享要尽注意、审核和及时采取措施的义务,要为严重违法的信息传播承担民事、行政甚至刑事责任,这是原则,是大前提。

内阁大臣上任9天辞职 日本政坛难解“失言”梦魇

  如同闷湿暑热的气团执拗地缠住夏日,“失言”噩梦也久久魇住政坛不肯轻易离去。 内阁担纲“震灾复兴大臣”(为应对东部大地震特设)一职的松本龙因为“失言”不得已辞职下台,距他匆匆走马上任还不满10天。 四面楚歌的菅直人首相无疑又挨了一记闷棍,内阁大管家枝野幸男哀叹地说:这是晴天霹雳。   6月2日以来,尽管菅直人连施“缓兵之计”,倾尽全力平息国会对菅内阁的不信任案风暴,但其后引发的“逼宫”浪潮依旧汹涌澎湃。 菅直人以等待赈灾复兴大业有点“眉目”为由拒绝交棒。

除了要在期限内争取通过三法案——2011年第二次补充预算案、公债发行特例法案、再生特别措施法案吸人眼球外,在内阁中设立“震灾复兴担当相”亦成为他调动时局的一颗重要棋子,故而成为国内外瞩目的焦点。

  松本龙是日本民主党人物评论榜上“颇有才干”的一颗新星,去年9月首次入选菅内阁,成为环境兼防灾担当相。 今年3月东部大地震发生后,他一直处于领导抗震救灾第一线的位置。 大概正是考虑到他的经验及今后工作的延续性,菅直人遂将他任命为“震灾复兴担当相”。

  欣然受命的松本龙其后的“表现”却令日本政坛内外大跌眼镜。

他公然坦诚内心想法:对民主党、自民党、公明党都“厌恶至极”;亲临灾区视察之际,他强硬地表示:“地方政府自不用命,中央政府绝不出手相救!”。 诸如此类“冷峻傲慢”的“失态发言”旋即遭到包括地方政府官员在内的灾区民众的愤怒抗议,自然同时“沐浴”了在野党的猛烈炮火。 7月4日晚间,据说他蜷缩在酒馆里长时间静听六七十年代流行的爵士乐后,自言自语地说:“到了该做出决断的时候了。 ”  如此关键的时局,如此关键的岗位,如此重要的担纲人物却在被任命仅9天之后就“儿戏”般地背离了政治职守。

有人言其是“一朝得意,恃骄轻狂”;有评论说这是他“身心俱疲”的表现;更有“阴谋论”者称他是“蓄意而为。

通过‘自爆’行为逼菅早日退位。

”因为松本龙是6月2日以来民主党内积极的“逼宫者”之一,联想他的“厌恶民自公”言论,令人产生“无风不起浪”的怀疑也有些道理。

若果然如此,真的是躲得过明枪,躲不过暗箭,菅直人又一次拱手送给反对党一个很好的进攻机会,因为菅直人负有“任命责任”。   7月5日松本龙辞职后,果然引发日本政坛强烈“骚动”,舆论也掀起轩然大波,矛头直接指向菅直人。 在野党纷纷发誓要在翌日的国会质疑中发起冲击,强烈要求菅直人早日下台。

6日的国会对阵,菅直人爽快承认自己负有不可推卸的“任命责任”,并向受到“失言”伤害的灾区官民致歉,但他对反对党逼其下台要求置之不理。

尽管松本的闪电辞职事件本身有些扑朔迷离,菅直人恐怕也决不会因此“引咎下野”,但这件事对菅内阁再次造成沉重打击是不言而喻的。   松本龙已经是菅直人内阁辞职的第四位了,因“失言”丢职的,他绝不是首位。

就日本政坛而言,他也从来都不是“第一位”,或可言曰不会是“最后一位”。 自民党时代“失言大臣”前赴后继,民主党时代“依然没有走出‘大嘴巴’的梦魇”,日本政坛似乎没有“慎言慎行”的条条框框。

  我们很熟悉网络上涌现的“失言症候群”,日本某些政坛人物和这样的“失言症候群”大有一拼。

后果只有一个,就是“吃不了兜着走”,最后的结局都是为“负的结果”买单。 国内政治如此,国际关系更是如此。

  (作者为本网特约评论员)  是原创国际评论品牌栏目,欢迎投稿或参与讨论。   最新评论: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。